<small id='fad88d'></small><noframes id='fad88d'>

  • <tfoot id='fad88d'></tfoot>

      <legend id='fad88d'><style id='fad88d'><dir id='fad88d'><q id='fad88d'></q></dir></style></legend>
      <i id='fad88d'><tr id='fad88d'><dt id='fad88d'><q id='fad88d'><span id='fad88d'><b id='fad88d'><form id='fad88d'><ins id='fad88d'></ins><ul id='fad88d'></ul><sub id='fad88d'></sub></form><legend id='fad88d'></legend><bdo id='fad88d'><pre id='fad88d'><center id='fad88d'></center></pre></bdo></b><th id='fad88d'></th></span></q></dt></tr></i><div id='fad88d'><tfoot id='fad88d'></tfoot><dl id='fad88d'><fieldset id='fad88d'></fieldset></dl></div>

          <bdo id='fad88d'></bdo><ul id='fad88d'></ul>

          1. <li id='fad88d'></li>
            读起来像侦探小说的人类传染病实录
            • 来源:科普时报
            • 作者:尹传红
            • 2020-07-16 09:56

            《致命接触:追踪全球大型传染病》,[美]大卫·奎曼著,刘颖译,张劲硕 许恒敏审校,中信出版集团2020年6月第2版。

                1994年9月的一天,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北部郊区的亨德拉,一匹当时正处于怀孕晚期、名叫“戏剧侠”的赛马,突然变得懒散和萎靡不振。继而它烦躁异常、呼吸困难,绝望地挣扎一番,倒地死去。十多天后,同在一个马厩的其他赛马相继发病,有的马发了疯似的,用头使劲儿撞墙倒毙。接着,护理“戏剧侠”的训练师像是患上了流感,病情急速恶化,住进重症监护室一周便因器官衰竭不治而亡。

                大卫·奎曼所著《致命接触:追踪全球大型传染病》一书,以“亨德拉病毒和马”开篇,描述了一种当时看来非常奇特的病毒:它不常见,只是零星有感染病例,但从大的方面看又极富代表性,它标志着研究地球上某种新型致命病毒出现的开始。这涉及一种被称为“人畜共患病”的现象,并且明显暴露出动物患病和人类患病是事出同源。如果将这类疾病作为一个整体来思考,往往就会直击达尔文曾经揭示的一个古老真理中最“黑暗”、但却一直被人们所忽视的层面,即人类是一种动物,在起源和血统、疾病和健康方面,与其他动物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在奎曼引领我们回到的那个血腥的牧场,警察郑重其事地拉起了警戒线,俨然把它当作了犯罪现场——他们怀疑有人蓄意破坏,抑或是保险欺诈,而公共卫生官员则在苦苦探究,这新冒出来的瘟神到底隶属于哪个病毒类群?

                一切都事出有因。鉴定这种新病毒只是揭示亨德拉病毒的第一步:初步判断它与已为人知的病毒有所不同。第二步是找到这种病毒的藏身之所:在没有危害马和人类的生命安全时,它在哪儿“寄宿”?第三步是要找出一系列问题的答案:病毒是如何从藏身之所窜出来危害动物和人类的?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在这个时间节点出现?这一步步追索,像极了警察破案的路径。

                《致命接触》的内容涵盖了多数令人闻之色变的传染病:埃博拉、疟疾、SARS、艾滋病……,堪称一本真实的人类传染病记录。传染病就在我们身边。在神奇的生态系统中,它就像自然的粘合物,将一个生物与另一个生物、一个物种与另一个物种结合在一起。传染病看起来很可怕,但实际上这和这狮子吃角马和斑马、猫头鹰吃老鼠一样,非常自然。但是,不同寻常的情况时有发生。正如捕食者有自己捕食的物种,有自己喜欢的猎物一样,病原体也是如此:当病原体从一些非人类动物跳跃到一个人身上,并成功地产生感染性,有时导致疾病或死亡,其结果就是人畜共患病。

                《致命接触》英文版问世于2012年。奎曼在书中预测:“下一次大型病毒暴发到来的时候,我们可以想见,它的规律可能和流感类似,在出现明显症状之前就有非常强的传染性,这种规律可以让病毒像死亡天使一样在城市和机场之间传播。”他还引证说,美国著名的流行病学家唐纳德·伯克早在1997年就作出预言,某些种类的病毒最有可能导致一场新的大流行,并特别指出冠状病毒,“应该被认为是对人类健康的严重威胁。这些病毒具有高度的进化能力并已被证明有能力引发动物种群的流行病。”

                奎曼是一位屡获大奖的美国科学、自然和旅游作家,《国家地理》的特约撰稿人。在我看来,他更像是一名专门跑现场的科技记者。几十年来,他不辞劳苦地奔走于世界各地——通常都是丛林、山区、偏远的岛屿和沼泽,哪里出现了新病毒,哪里就会闪现他的身影。他与惊魂未定的幸存患者攀谈,听他们叙说染病经历和康复过程;他与命悬一线的救治医生交流,听他们讲述直面急性传染病和未知病毒的困惑与求索;他与动物学家、微生物学家和流行病学家切磋,跟他们一起置身实验室观摩、深入原始森林探访,寻觅蝙蝠、大猩猩等病毒宿主的踪迹,追溯全球大型传染病暴发的前因后果。他在书中所呈现的,几乎都是他亲力亲为“淘”来的第一手资料。

                此书审校之一、国家动物博物馆科普策划总监张劲硕博士是我熟悉的朋友,几年前他曾与奎曼有过当面交流。他告诉我,“同一健康”(One Health)是奎曼倡导的理念。他坚信,只有野生动物健康、生态系统健康,人类才能获得长久的健康保障。劲硕评价说,奎曼的报道、讲述、对话和思考,都体现了他的科学理念和更高层次的人文关怀。

                《致命接触》以这样一句话收尾:一切都取决于人类的行为。


            • TEL:010-58884104
            • E-Mail:kepu@ahzzj.cn
            • 如果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中国科普网
            • 京ICP备05022684号-3
            • 网站标识码:bm06000004